我给男神介绍女生,谁知他反倒生气了:你对我

我给男神介绍女生,谁知他反倒生气了:你对我

时间:2020-03-24 0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1

陈佳遇第一次见到程安安的时候,程安安12岁,是个穿着公主裙梳着双马尾的小可爱。

不过那天小可爱感冒了,一直在流鼻涕。

陈佳遇有点洁癖,进门之后看到程安安嫌弃的躲开。

程安安生性敏感,被他一个嫌弃的眼神弄的哇一声哭起来。

陈佳遇的妈妈说:“佳遇,你怎么能欺负妹妹?”

陈佳遇觉得很冤枉,也不解释,回了自己房间。那一年他高三,17岁。是个特别适合情窦初开的年龄。但陈家的男人生性冷漠又早熟,他对那些给自己递情书女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的世界里只有读书,睡觉,吃饭,上厕所。单调的让人觉得他不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而是个七十岁的老头子。

陈佳遇的妈妈安抚了程安安,给她拿来了唐果和饼干。

程安安破涕为笑,拿起一个糖果跑了。

程安安的母亲和陈佳遇的母亲是闺蜜,两个人的关系极好,但命运各不相同。陈佳遇的母亲嫁给了当地有名的富商陈新,做了阔太太。程安安的母亲嫁给了一个消防员,不幸的是,消防员有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所以程安安从小就没有爸。

程安安的母亲想再嫁,对方是个离过婚的男人,没有孩子。陈佳遇的妈妈说帮她把把关,两个人因为这事儿才聚到一起的。

至于后来大人们说了什么,聊了什么,程安安全然不记得,只记得那天的糖果很好吃,还有陈家那个哥哥,冷的像个大冰块。

一年后,程安安母亲再嫁,程安安住校了。

2

初中就住校,很多家长不放心,总要隔三差五的去看看。但是程安安没人看。她母亲跟着继父去了外地生活,也就是说,他们家搬家了。

两个城市之间坐火车要一个多小时,倒也不算远。但程安安的母亲很放心她,所以每个月除了给钱其他的很少过问。倒是陈佳遇的母亲过来看过她几次,每次都会给她带好些吃的用的。程安安虽然不喜欢陈佳遇,但对陈佳遇的母亲印象极好。

有几次,陈佳遇的母亲让陈佳遇去学校给程安安送东西。陈佳遇那时候已经读大学了,时间很自由。他想了想没拒绝,便给程安安打了电话,然后在她宿舍楼下等她下来。

程安安从宿舍楼里跑出来的时候,陈佳遇觉得自己眼前一亮。

不过一年多的功夫,当时那个只知道哭鼻子的小女孩似乎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

她长高了不少,也比从前好看了许多。幼稚的双马尾也变成了利索的丸子头。

“我妈让我给你的。”陈佳遇说着把一个大口袋递给程安安,程安安接过来。

“谢谢。”她说,声音意外的好听。陈佳遇揉了揉鼻子。

“那我回去了,你内个,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你佳遇哥。”程安安说完转身就走,那之后的六年,他们都没再见过面。

程安安读高中的时候去了外地,因为成绩太好而被省重点录取,免了学费,还给生活费补助。她家条件一般,母亲和继父又有了孩子,生活开销不小。程安安没理由拒绝。

陈佳遇大学毕业后一年,有次偶尔和母亲聊天聊起了程安安,他随口一提:“也不知道程安安现在怎么样了。”

陈母一愣,拿出手机给他看程安安的朋友圈。这小姑娘又回来了,正在自己当年就读的大学里读书,学了个稀奇古怪的工科专业,每天研究的竟然是汽车结构。

“要是没事正好去看看,”陈母说,“她现在刚大一,功课不忙。”

陈佳遇有些难为情,可心里又说不出的惦记,最后还是母亲给他一个台阶,假装撵她去给程安安送东西,陈佳遇就这么不情不愿的去了。

程安安接到陈佳遇电话的时候云里雾里,想了半天没想出来陈佳遇是谁,陈佳遇说:“小时候把你吓哭的人。”程安安这才恍然大悟。

“佳遇哥,你找我有事儿?”

“我妈让我给你送东西。”陈佳遇说,程安安听到了他车里导航的声音,点点头。

“那行,我在寝室楼下等你。”程安安说完稍微收拾了一下下楼去了。

陈佳遇来得很快,程安安匆匆忙忙下了楼,就看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宿舍楼门口。陈佳遇穿了简单的白衬衫,深色裤子,眉毛像特意修过一样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说实话,程安安已经快要忘了记忆中的陈佳遇长什么样了,她对陈佳遇的印象还停留在初中时候过来给她送东西的高中生身上,没想到6年没见,他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当时的陈佳遇顶多算是个长得还差不多的青少年,如今一看,已经是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了。

程安安有点羞涩,又因为性格内向不太会说话,所以和陈佳遇面对面站了半天也只说了一句:“你来了啊。”

陈佳遇点点头,把手里的东西地给她,“你……吃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程安安带着陈佳遇去了学校的食堂。这是陈佳遇的母校,两个人对食堂十分熟悉。一楼是贫民餐厅,二楼是分门别类的小馆子,相对精致一些。

程安安觉得人家好不容易来一次,总不能让人家吃贫民餐厅吧,没犹豫领着陈佳遇去了二楼。

吃川菜的小馆子里老板娘热情的接待了两个人。当然不是看在程安安的面子上。程安安很少来。她是看着陈佳遇长得好看,而且看着有点眼熟,想多和他说几句话。

陈佳遇笑着看老板娘说:“张姐。”

老板娘恍然大悟的看着陈佳遇:“啊,是佳遇啊!你怎么回来了!”

陈佳遇读书的时候就精致的要命,一楼的餐厅他基本就没光顾过,顿顿在二楼解决。这家川菜馆子跟他的御用餐厅一样,老板和老板娘都跟他混的十分熟络。

“我来……”陈佳遇想了想,“我来给我妹妹送点东西。”

“哦哦,原来是你妹妹啊,好像没怎么来过。”老板娘说完拿过菜单地给她们,“吃什么先看看,我先去忙一下哈。”

陈佳遇点点头,老板娘消失在他们两个人的视线里。

“你不怎么来二楼吃饭吧?”陈佳遇问。程安安点头。

“哪儿吃都一样,这里贵,没必要。”她说的很平静,可陈佳遇听的不太平静。他的认知里,十七八九岁的女孩正式拼了命倒持自己的时候,不管吃的穿的,都有了那种“想要最好”的意识。程安安明显不属于这一类女生,她很朴素,虽然这种朴素遮不住她天生的好皮肤和好皮囊,但还是让人不适应。

说白了就是,陈佳遇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好好一个小姑娘,活的这么糙干嘛?

他自小富贵到大,哪里懂一个普通的重组家庭的重重困难。自从读了大学,程安安就没怎么从家里要过钱。除了学费是家里给,生活费全凭自己赚。

做家教做兼职,做模特,写文案投稿。只要是能赚钱的她都想试试。她文笔好,有不少杂志和她约稿,也算是有了固定收入。

而且她学得专业技能型比较强,以后找工作很容易,也不用担心就业。

陈佳遇问她:“安安,你为什么学这个专业?你一个女孩子……”

程安安不以为意,“好找工作。”她说的很直白,不带一点感情,陈佳遇无言,不自觉的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心里压抑着什么似地把老板娘叫过来点菜。

菜摆满了一桌子,程安安虽然不富裕但也不小气,没有一点不高兴的影子。陈佳遇哪里会让她花钱,一早交代了老板娘,说一会儿他来结账,如果程安安给她钱,她别收。

老板娘云里雾里,不是你妹妹么?跟你妹妹还这么生分?老板娘又看了看程安安和陈佳遇,这两个人穿衣打扮气质气场大不相同,估计不知道是哪儿认来的妹妹。现在这年轻人,喜欢就喜欢呗,还非得哥哥妹妹的。

程安安饭量不大,吃了几口放下筷子。陈佳遇一愣。

“就吃这么少?”他问。

“恩,饱了啊。”程安安说,没抬头,一直在看手机,手指动的飞快,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聊天。陈佳遇有点不爽,倒不是觉得她不尊重自己,而是怀疑她是不是正在跟谁谈恋爱。

这心思来的蹊跷,陈佳遇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安安。”陈佳遇说,程安安抬起头。陈佳遇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他只能摇摇头,“没事了。”

“哦。”程安安点了头,低头继续扒拉手机。

两个人吃完了饭,陈佳遇送她回宿舍。程安安终于把脑袋从手机里拔出来。

“佳遇哥,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回去了啊……”她说要往楼上走,陈佳遇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胳膊。

“安安……”

“恩?”程安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被他好看的眉眼晃得心跟着猛地一颤。

“……加个好友吧。”

“好。”

3

程安安和陈佳遇加完好友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对方的朋友圈看了个便。不过陈佳遇的朋友圈实在没什么可看的,全都是公司的事儿,各种政策,行业报告。他在自家公司上班,顶着太子爷的身份,虽然兢兢业业从底层做起,但被人谈论最多的还是他出色的外表,优越的家世,以及他那个传说了无数个版本的女朋友。

虽然真实情况的陈佳遇还是个单身狗,但有钱的单身狗是有光环的。有钱有颜的单身狗,不仅仅是光环,还是镶钻石的光环。

程安安的朋友圈和她本人的反差非常之大,她虽然本人很闷,但朋友圈里全都是哈哈哈哈这样的沙雕言论,偶尔发个照片不是侧脸就是背影,陈佳遇看了半天,发现一张能存下来的都没有。

这姑娘还真特别。

程安安有一个条朋友圈让陈佳遇有点不爽,那是她和一个男生的聊天记录截图。探讨的是关于未来的事情。男生的ID叫“随遇而安”,他隐约觉得这个男生和程安安之间有什么问题。还有她今天不停的聊天,莫非就是和这个随遇而安?

陈佳遇失眠了。这是他二十三年来第一次失眠。他在床上滚了不知道多少圈也没有半点困意。没了办法他只好起来去客厅的酒柜里找点酒喝。酒精有助于睡眠,睡着了就什么都不想了。

陈母起来倒水,刚好撞见自己起来偷酒喝的儿子。

知子莫若母,她一看就知道陈佳遇有心事。

“佳遇,怎么了?”陈母走过来问,陈佳遇拿着红酒杯的手一顿。

“没事,妈。”

“在想安安?”陈母问,陈佳遇一顿,没回答。陈母和他面对面坐着,“佳遇,你喜欢安安是不是?”

陈佳遇没想到母亲能如此直接,有些难为情。“哪有,我就好几年没见他了,今天一见觉得变化挺大的。”

“安安是个苦命的孩子。小小年纪没了父亲,母亲再嫁了,但过得也不怎么好。她独立要强,一边读书一边打工,特别辛苦。有次我去学校看她,她穿了件无袖的裙子,那小胳膊细的,跟我的手腕一样。”陈母自言自语似地说,“唉,要是有人能多照顾照顾她就好了。”

说完这话陈母轻飘飘的走了,陈佳遇自己喝了半瓶红酒回了房间,依然没能睡着。

第二天一早他给程安安发了信息,问她什么时候下课,说要找她吃个饭。程安安一愣,今天周六,不上课啊。

“我在外面打工,今天周六不上课。”

“你在哪儿,具体位置给我。”陈佳遇给她打了电话,程安安有点发愣。

“行,我在咖啡厅,你来我请你喝咖啡吧。”

陈佳遇来的很快,程安安当时正在前台点餐。依旧是个丸子头,还画了淡淡的妆。

“佳遇哥。”她叫陈佳遇,陈佳遇走过去,她便递了一杯拿铁过来。“请你喝的。”

“你什么时候下班?”陈佳遇问,“我正好没事,我带你吃个饭吧。”

“别了吧,我今天约了学长对创业项目的事情……”

“学长?”陈佳遇本能的想到了她朋友圈发过的“随遇而安”,心里有点不舒服。

“恩,学长。大四学长,马上要毕业了。”

“……能带我一起吗?我工作了,没准能给你点意见。”陈佳遇找了个实在不怎么样的借口,程安安想了想没拒绝。他确实是有工作经验的,没准真能帮得上忙。

程安安口中的学长是个其貌不扬的人。陈佳遇看到他本人的时候放心了不少。先不管他是不是随遇而安,就算是,他应该也不是自己的对手。陈佳遇觉得自己的心思有点幼稚,但又为了这种幼稚沾沾自喜。他低头偷笑,程安安看着他有点不明所以。

当然,讨论项目陈佳遇基本就是个陪衬,倒是程安安的学长说到工作上的事儿的时候,他给了不少建议。

最后程安安的学长说:“佳遇哥,加个好友呗?”

陈佳遇欣然答应,他果然就是“随遇而安。”

陈佳遇故意问:“你这网名是为了安安取得吗?”

学长哈哈大笑,“哪有,我妈姓随。”

陈佳遇安心了,倒是程安安脸色有些不自然。

4

那之后,陈佳遇经常找程安安一起吃饭。

宿舍里的人都以为程安安恋爱了,可问她的时候,她一直否定说不是。有好事的问她:“安安,那你能不能把陈佳遇介绍给我啊?他太帅了,我的少女心都要炸了。”

程安安点点头:“行啊。但他那个人有点冷,你不怕被冻死就行。”

从程安安见到陈佳遇第一面,她就觉得他好冷。一直冷到现在。

程安安真的把那个女生的联系方式给了陈佳遇,还说那个女生一见他少女心都要炸了。

陈佳遇有点生气,问她:“安安,你见我就没有少女心要炸了的感觉么?”

程安安愣在原地没说话,她好像懂了什么。

陈佳遇是对自己有意思是吗?怎么会?他那么优秀的天之骄子,自己却只是个没遇到魔法的灰姑娘,天上地下,八竿子打不着。

陈佳遇又说:“安安,我在问你话。你对我没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