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对象三个月花了我十万块,见她家人前她还

相亲对象三个月花了我十万块,见她家人前她还

时间:2020-03-24 0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1

我在脱单的路上可以说极为坎坷。

我是一名国企员工,周末在健身房做教练,挣钱还不算少。我真是不明白女人到底想找个什么条件的男人结婚!

要说没女人看上我倒也不是,我的长相绝对能迷倒一片少女,不了解我的人大多认为我是渣男,就因为这张脸!可看上我的女人要么丑,要么穷。总之,我就是找不到与我相配的女人。

不过,最近方同给我介绍了个大姐,据说是做财务工作的精品美女,完全看不出来年纪,长得像洋娃娃。她出行靠豪车,手提名牌包,绝对的有钱人。

虽说比我大了五岁,可这样的条件加分不少。方同为了让我免费指导他健身,简直是拿出了杀手锏。

这女人被方同说得神乎其神,我心里也犯嘀咕,她的财富简直甩我十八条街,怎么会看上我呢?

我和田小甜约在咖啡馆见面,看着单独进出的女性我心里不停的筛选着,这个女人看起来像是做财务行业,另一个又像是装嫩的老女人,可这些女人进店买了一杯咖啡就离开了,直到一个真得像洋娃娃的精品美女走进来。

我的心“咚咚”跳得厉害,周围的男人女人也看向她,大家的眼神各不相同,她朝着店里环顾一周,看到我之后就径直朝我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狐狸精,这一定是狐狸精。”我脑子里出现这样的想法。

“我是田小甜,请问您是王磊先生吗?”她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我的理智险些崩溃。

“对,你真是太漂亮了。”

“谢谢,我这人喜欢有话直说,我年纪不小了,打算今年结婚。方同给我看了你的照片,我十分满意,我想你要是真长这个样子,我就嫁给你。”她嘴角带着笑。

“那我的外型有没有达到你的满意呢?”

她掩嘴一笑,轻轻点头。她的一颦一笑都让我心醉,我辛苦奋斗这么多年,老天可算是开眼了,给我安排这么一个有钱的可人儿。

那天,我们在咖啡厅聊了半个小时,互存联系方式就回家了。

我们在社交软件沟通半个月后准备正式约会,她给我发送了定位,我才知道她住在新盖的小区,现在的房价买下来起码要280万,财务行业的工资肯定负担不起,她的家庭条件应该非常优越。

到达后,田小甜迈着猫步从小区走出来,上车的一瞬间,那股甜香让我意乱情迷。

美女会令男人失去心智,这事儿是真的。田小甜看上一款包,我付款时都不好意思问价格,生怕让她觉得我小气。

“刷卡。”我从兜里拿出一张3万额度的信用卡。

谁知售货员接过之后,说钱不够刷,一问才知道包是四万多块钱,当时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还有别的卡吗?”田小甜抬头看着我。

四万多块钱将近我半年正职的工资,我又不是大款,怎么舍得给她买?

我抱歉地说:“今儿出来就带了张信用卡,要不咱们改天再来拿?”

田小甜有些失望,挽着我的胳膊,说:“我也觉得好贵哦,咱们走吧。”

她又带我走进另一个包店,我紧张地呼吸都要暂停了,她似乎看出我的慌张,手指捏着我的袖子,眼睛冲我眨了两下,轻声说:“放心吧,这里很便宜。”我才松口气。

田小甜成功从我的卡上刷走3700块钱,说是明星同款的包打折很划算,相对于4万多块的包来说确实很便宜,可对于我这样的工薪阶层消费实在太高了。

晚上,我送她回家,她走之前踮起脚轻吻了我。“亲爱的,谢谢你送我回来。”

2

我和田小甜每周约会一次,第三次约会吃过晚饭,我一手拉着她,一手提着高档的护肤套装走进酒店,她看起来非常开心,没有半点害羞的样子。

交往三个月之后,她跟我提出结婚的要求。那时,我妈陪着大姨来市里看病,我便带着她去见我妈。

两个人的见面过程很俗套,我妈夸她漂亮,夸她好。她表现的温柔大方,善解人意。

原本以为一切都很顺利,可我们出了医院,小甜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我想买双鞋,陪我去吧。”说完径直往前走,我摸着口袋知道钱又保不住了。

她在商场兜兜转转看上一双1600块钱的靴子,穿着新鞋刚出商场门就把脚崴了,“好痛,这鞋真难穿!”她眉毛皱起来,没好气地瞪着我说道。

我赶忙给她按摩,“这鞋还不如我30块钱买的布鞋呢,真受罪,我扶你起来。”

她站起来之后扭头往商场里头走,“你去哪啊?我送你回家。”

“鞋跟这么高,哪能日常穿,再买一双呀!”她跛着脚往前移动着。

她为了跟我赌气,又买了两双鞋,我看着银行卡余额真是想抽她两耳光。

我把车停到她家小区门口的车位上,她说:“你干嘛停这么远,在小区门口放我下去多好。”

“我送你回家,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她表情有些尴尬,说:“不用了,我脚没事。”

“车都停好了,走吧。”我不顾她的反对,走到副驾驶外打开车门,她坐在车上一脸为难,“家里太乱了,我自己能回去。”

“这有什么,我给你收拾,我抱你回去?”她越是拒绝,我越是想去她家看看。

她没有立马从车上下来,而是拿出手机不知道跟谁聊天,把手机放回包里才让我扶下来。

她走得很慢,仿佛比在商场时严重一些。我提出抱她回家,可她坚决不同意。从门口到她家起码用了二十分钟才到。她拿出钥匙拧开门,物品摆放确实有些杂乱,除了厕所和厨房还有三个房门。

“你买的三室一厅?”

“对,既然要买,就买大一点的,省得以后有需要了不够住。”

我把她扶回卧室,她的柜子很小,鞋架上摆着三双低筒靴。

“你的鞋架怎么放在屋里,放到门口多方便。”

她脸上一怔,又露出笑容,“习惯了,有时候太累,在门口换鞋太麻烦,在屋里脱了鞋就直接上床睡觉。”

“你不卸妆吗?”

“梳妆台上有卸妆液,直接拿纸擦擦就睡。穿一天高跟鞋脚很辛苦,不想再下地走动了。”

我看向梳妆台,她的桌上放着不知什么牌子的护肤品。

“我买给你的那套呢?”

“在厕所放着,早晨洗漱完用着方便。你妈妈是不是不满意我?”她脸色变得很差,话锋一转说到我妈身上。

“不是。”

“那为什么没有给我红包?”她的眼睛直瞪着我。

“我妈临时才知道,哪有时间准备!下回你去我家给你补上,你为红包的事跟我生气呢?”

“我以为阿姨不喜欢我,我能不生气嘛!”她委屈地撅起嘴。

我没有接话,她看向房间的表,说:“不早了,你赶快回去吧。”

“好,你自己揉揉脚。”

我走出房间,旁边便是厕所,厕所门开着一条缝,我忍不住踮脚走过去,将门缝开得更大,架子上只放着三个刷牙杯,别说护肤品了,连瓶洗面奶都没有。

我心里极度愤怒,这个女人一直在跟我装蒜,原本以为她是个富婆,给她花些钱不打紧,现在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跟田小甜在一起之后,前后被她哄着花了得有十万块钱,分手肯定要不回来。

我思来想去不能跟她分手,田小甜实在是太漂亮了,带她出去脸上也有面子。

我忍着气把客厅灯关上,锁好门走了。

3

我和田小甜约好过年放假见家长,我开车去接她。到小区门口,拨通她的电话,“小甜,下来吧,我到门口了。”

“我跟朋友在商场呢。”

“那我去接你。”

“不行,我跟朋友约好了,你要是想让我跟你去,你给我转6666,去你家图个吉利。”

“你是不是还生红包的气呢?这回正式去家里肯定给你。”我强压着火气说道。

“咱俩就快结婚了,你给我转6666是不是委屈你了?”

“不是,关键你说的话让人心里不舒服。”

“好了嘛,是我错了。我们那边有这个说法,图个吉利进家门,我不是跟你闹才说那些的嘛,我在商场呢。”

田小甜简直是掉进了钱眼里,她先拿走6666,到我家还嫌红包钱少,中午吃完饭就闹着回家,我拧不过她只好提前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田小甜埋怨道:“怎么就给1000块钱,你家是不是还指望着给你找更好的呢?”

“我们这边就是给1000的红包,彩礼给得多,这个给得少。”

她听后立马笑了,“早说嘛,人家也没个心理准备,让我多想。”

第二天,我们坐着火车去她家。我们下了火车,她说:“你定个商务车去商场。”

“不去你家吗?”

“我准备尽快结婚,家里正装修呢,就在外头见面好了。”她拿着粉在脸上补妆。

田小甜的理由很充分,可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她越是不想让我去,我就越想去她家看看。

我们赶到商场时,已经中午12点多了,她带我走进火锅店。

“甜甜,在这儿。”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对老夫妻,还有两对年轻夫妻各带着一个孩子。

我们走过去,小甜介绍说:“这是我爸妈,这是我二弟和三弟,为了看你家里人全到齐了。”

“大家好,我来的匆忙,只带了些补品孝敬叔叔阿姨。”

“快坐下,现在改成平板点菜,我们都不会。”田妈说。

“快点菜,都这么晚了。”她对我说道。

我看向她家这一伙人,要么各说各话,要么低头玩手机,没有一个人要点单。我心中冷笑,老的不会点,年轻的还不会点吗?

小甜说:“要三份虾滑,点12盘肉,再点几盘青菜就行了。”

我强忍着怨气按照她的要求点菜,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平板的屏幕,直到下单她才转头去跟二弟说话。

“二弟,你房子下来了吗?”

“下来了,上回你给我的钱刚好够装修,等散散味就能住进去了。”二弟一边划着手机一边说。

“下来就行。”

我心中疑惑她一个普通员工不仅生活奢侈,还给家里补贴,她的钱是从哪来的?

我们吃饱之后还剩着三盘肉,田妈说:“甜甜,打包吧,晚上我们接着涮,你俩晚上都过来吧。”田妈转头对二弟和三弟说。

接着,又对我们说:“你们怎么回去?还是坐火车吗?”

“嗯,我们打算晚点回去,先去家里歇歇。”

“不歇了,早点回去吧,明天还有事儿呢。”田小甜说。

“不着急,4点往回走也赶得急。”

“赶不及,你赶紧叫车去火车站,我在手机上订票。”

我冷脸看着她拿着手机买票,二弟赶紧打圆场说:“以后有的是机会,等房子装修好了姐夫一定要过来,咱们在家里吃饭。”

“嗯。”

无奈,我只能先回家。

4

见过家长半个月后,我和小甜在商场见面,在星巴克坐下后,她说:“我家装修好了,咱们五一结婚吧。”

我心中一喜,存款只剩10万,不能让她再这样挥霍下去。

我说:“好,咱们两家什么时候见面?”

“我妈说结婚的事我定就行,他俩身体不好,不愿意折腾了。”

“结婚这么大的事,细节都得详谈啊。”我有些不可置信。

“我谈就行了,我什么不懂啊?”她语气不容反驳。

“那你说怎么办?”

“彩礼我要三十万,婚礼你说了算,在家还是在酒店我都没意见。”她垂眼拿起咖啡喝着,不看我的眼睛。

“三十万太多,你知道我家的情况,给我买房花了不少。我虽然在健身房能挣些钱,可是这段时间也花得差不多了,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当初你说你家那边彩礼高,三十万还高吗?别人起码去对象家领过五个红包才提结婚,彩礼还给三十万呢!”她生气地把咖啡放在桌子上。

“我们那边彩礼都是六万六,让别人知道了要笑话咱们。”

“六万六?还有这样娶媳妇的地方?你是不是觉得我好骗!”她脸上气得通红。  

“三十万肯定不行。”我冷冷地说。

“那就二十八万,彩礼还不是咱俩过日子用?我有套房子,有辆车,哪个低于三十万了?结婚以后都是咱俩的,我就是要这个面子。”她眼里含着泪。

“你多少钱买的那套房子?”

“你要算计我的房子?”她的眼睛猛得睁大。

“十八万。”

“行吧,谁让我看上你了。”她的脸上没有半点喜色。

我们像是在菜市场讨价还价般谈好了彩礼。

我跟爸妈说彩礼八万,再加上我十万的存款全交给她,我怕她把钱花完,就想着赶紧结婚,把钱弄透明,她要是再没有节制的花钱,我也不会对她客气。

“我们先领证吧。”

“好,要是领证你得把两个工资卡给我。”她抱着我说。

“行,不过我有房贷车贷,每个月还着六千多,卡上只能剩下八千块钱,你每个月得存下来四千块钱。”

“没问题。”她高兴地跳起来亲了我一口。

我们当天就拿着户口本去登记了,在窗口她拿出一本离婚证,我惊讶地看向她,“你不是没结过婚吗?”

“我没说过啊,大学毕业结过一次婚,一年多就离了,没孩子没麻烦,你放心吧。”

她确实没说过这话,是方同说她没结过婚,我真是个冤大头!

晚上,田小甜开车拉着行李赶到我家,她在我屋里翻箱倒柜,表面是寻找放东西的空间,可她一直翻我的盒子。

“你的房子打算怎么处理,租出去吗?”

“我卖了,咱俩有一套就行。”她翻出我的存折,眼睛一亮。

“我把工资卡都给你了,你还找这个干什么?”

“你的存款我也得保存啊。”她兴奋地打开存折,立马黑脸。“怎么就只有六千块钱?”

“彩礼钱从存款里出的。”

“存折我也保存了,你什么时候发工资?”她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我。

“已经发了。”

她眼珠快速转了两圈。

5

第二天,我爸打过来电话,“你那还有钱吗?我和你妈打算在酒楼给你们办婚礼,得先掏2万块钱。”

“爸,你搞这么贵干什么?”

“你说得轻巧,家里早就装修好等你结婚,现在房子都旧了,我们也没时间再粉刷一遍,别地方都定完了。”

“知道了,中午给你打过去。”

我身上一分钱也没了,只能先跟小甜要两万。

我拨通她的电话,谁知她听到要钱就急了。

“你要用我的彩礼办婚礼?”

“不是用你的彩礼,我的钱全在你那,我哪还有钱?”

“你别想把钱骗回去,我怎么看上你这么个人渣!”她近似于咆哮。

“你说谁是人渣!我把钱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应该问你自己!”说完,她挂断电话。

那天晚上,我动手打了她,她哭哭啼啼地骂我。

“刚结婚,你就动手打我,你不是人渣是什么?我要去告你!”

“就差两万块钱,卡上有八千,存折有六千,下个月发了工资不就补上了吗?你为什么不肯拿!”我怒吼道。

“你倒是把错都推给我了!我就不信你家连两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实在不行就离婚,我不跟你过了。”

“离就离!”扔下这句话,我就走了。

第三天,我回家拿证件,她的行李收拾好放在门口,我和田小甜冲动之下办完了离婚手续。

“彩礼钱什么时候退我?”

“我没跟你结婚?那是你娶我的钱,还有要回去的?”她斜着眼看我。

“还没办婚礼就能退,你这么有钱找个律师问问不就行了?”我挖苦道。

她眼珠一转,“好,我回去查查。”她给了我一记白眼开车走了。

她这一走我就再没找到她,我急得团团转,把方同约出来。

“田小甜是你什么人?”

“田姐是我在车行认识的。”

“你可把我坑苦了,她前前后后骗走我将近三十万,现在人都没了。”

“不是吧!”方同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呢?她那么有钱怎么可能为了三十万跑路?”

方同跟她不熟,只好去她的公司打听,结果前台说公司没有员工叫田小甜!她家我也不知道在哪,我真是一个大傻子!

我真是后悔没有趁早脱身,不应该为那几万块钱忍气吞声,已经跳进泥潭我还不及时止损,造成这样的损失我无话可说,也无脸诉苦。

从公司出来,我赶去警局报警,提供了手里所有的资料,警察很快就从另一个城市抓到田小甜,被抓时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逛商场。警察说她已经结过九次婚了,很可能是骗婚惯犯。

“民警同志,我和他的关系不是普通的恋人关系,那十八万是他养我的钱,结完前账我们才登记结婚,彩礼钱还没给我呢。”田小甜辩解道。

警察拿出转账单,备注上清楚得写着“彩礼”二字,她再胡搅蛮缠也无济于事。幸亏我当初留了个心眼,她想要支票,我直接转账写下备注,她只顾着高兴,完全没注意备注上的字。

要钱的过程有些曲折,她说钱花光了,有钱再还。

警察从她的银行转账记录中查到端倪,她把钱转给了田冲,也就是她的三弟,而田冲还没动这笔钱,在警察的帮助下彩礼钱要回来了。

田小甜被拘留在警局,只等收集更多证据便能判刑,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经过这回我算是想明白了,萝卜找青菜,龙虾找鲍鱼。你想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得先看看自己是不是也足够优秀,天上哪会掉馅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