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里的奇葩角色:每一个扶弟魔背后都有

《安家》里的奇葩角色:每一个扶弟魔背后都有

时间:2020-03-24 0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个三月钮祜禄甄嬛(孙俪)和最惨太子萧定权(罗晋)组cp啦!苦情二人组穿越到现代大上海做房产中介开启“安家”故事。买房、卖房、租房、看房,房子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外地人到大城市工作奋斗目标是买房,情侣结婚了要买婚房,夫妻离婚要分房,父母为了孩子学习要换学区房,毕业工作的小年轻要租房,不管是开包子铺的贫贱夫妇,还是登上过胡润榜的饲料大王都想买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安家。

不只是在上海,全中国每一个贫穷富贵的家庭一辈子都要为房子焦虑。这个疫情期间,徐姑姑和安家天下的伙伴们带给我们欢乐,而形形色色的买房人让我们见识生活要多奇葩有多奇葩,张乘乘、潘雨贵、表姑奶奶、林茂根……提到这些人网友们头顶一片都是: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C位出道:潘雨贵

每一个扶弟魔背后都有一个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房似锦的妈妈潘雨贵是继《都挺好》赵美兰之后又一个令人“口吐芬芳”的母亲角色。

潘雨贵是自私势力、蛮横无理的泼妇。潘雨贵第一次出现就是找房似锦要一百万,她声称自己是房似锦的债主,养育她供她读大学,她理应还债。

然而我们知道潘雨贵是如何对待这个女儿的,他不仅没有供房似锦读大学,连高中也没有,全家人只有爷爷心疼孙女拿出不多的积蓄给他买学习资料、交学费。房似锦在这个家里连饭都吃不饱,她是全家人的出气筒,经常被母亲追着打练就了长跑本领,房似锦说“别人跑步是比赛她跑得是命”。

就因为不是男孩,房似锦一出生潘雨贵就想把她扔到井里淹死。潘雨贵简直没把女儿当人看,房似锦像牲口一样被她驱使被她抽打,对于他来说卖女儿和卖猪肉无异。

同样是底层贫穷百姓,老严夫妇开包子店辛劳了一辈子才攒下房款,而房家一大家子人,各个有手有脚却像个废物一样等着别人来养,他们不是穷是懒,懒还想住好房子。房似锦借钱替弟弟付了20万首付,潘雨贵还不依不饶要她给弟弟还房贷。

潘雨贵不仅只是重男轻女,她还没有良知和羞耻心。潘雨贵到店里看见房似锦穿得漂亮第一反应是要钱、看见房似锦和徐姑姑住在一起第一反应还是要钱。他能理直气壮的找房似锦要钱,赖在门口撒泼打诨,大言不惭的骂房似锦白眼狼。

许多农村里的女孩都逃不过辍学打工、早早嫁人的命运,潘雨贵和赵美兰一样,不管女儿成绩如何优异,在潘雨贵的观念房似锦的价值和猪肉一样就是卖出去收彩礼。房似锦为了摆脱原生家庭、反抗命运,几乎是拿命在赚钱,结果却了成了一个血包,源源不断地给房家供血。

最近更新的剧情中,房家父亲肇事撞人,房家人把房似锦当做救命稻草紧紧抓住,甚至用恶劣的手段:软禁房似锦的爷爷来逼房似锦掏钱。房似锦不得不为此事四处奔走,医院里潘雨贵心疼儿子吃泡面,而房似锦却整整饿了两天。看着房似锦大口大口的狂吃面,一边吃一边憋泪,我气到原地爆炸!

双面人心机男:房家栋

每一个扶弟魔背后不止有令人作呕的母亲,也有同样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房家栋作为房家唯一的男孩,所有的资源都向他倾斜,父母偏爱,姐姐们早早打工养家供他读书,然而房家栋仍然没考上大学,仍然吃软饭靠姐姐买房。

房似锦向徐姑姑吐露心声:除了爷爷,弟弟是房似锦在房家唯一的温暖。因此房似锦愿意照顾弟弟,但剧情发展到现在我们看到的房家栋,他明知道房家对房似锦的不公仍然用姐姐的钱买房,嘴上说着要勤俭节约自己还房贷马上又装可怜跟姐姐哭穷。他和潘雨贵一唱一和,成功让房似锦给他还房贷。

尽管《安家》没有展现太多房家姐弟童年的剧情,但我们完全可以猜到。房家栋是苏明成的升级版,他理所应当的父母的“宠爱”,抓住房似锦对他的姐弟亲情、利用它们不断地从房似锦身上吸血。

从房家栋和潘雨贵身上我们应该明白:扶弟魔不应该是对樊胜美、房似锦的贬义词,这个词贬斥的是扶弟魔背后的原始家庭,是偏心冷血的父母、是软弱废材的弟弟。樊胜美、房似锦她们都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她们头破血流创出一条生路,她们的优秀有目共睹。

啃老族:老严夫妇的儿子儿媳

老严夫妇起早贪黑做包子,攒了一辈子的钱就想在上海买套房子安家。出于对儿子的疼爱老严夫妇全款为儿子买房,徐姑姑心疼老严夫妇赚钱不易建议买房采用分期付款,两老付首付儿子儿媳自己还贷。听到要还贷,两个年轻人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最后两老决定付全款,儿子却要求在房产证上加上儿媳的名字。

此话一出安家天下的小伙伴集体沉默,脸上都露出了相似而复杂的表情。儿媳才说自己怀孕了,老严夫妇听到要抱孙子便高兴的同意了。

儿媳妇一出场就给人感觉及其不适。刚开始儿媳对两老表现得格外殷勤,还说要孝敬二老,这一切都是为了在房产证上加上自己的名字。

老严买房本打算一家人住在一起,当他们退了租房大包小包赶往新房时却被拦在了门外。亲家母以一种主人的姿态客套的邀请两老进去坐。

当初说要孝敬二老的儿媳闻声出来,看见风尘仆仆满头大汗的二老露出了嗤之以鼻的表情,嫌弃二老寒酸,毫无礼貌的扭头就走。

亲家母和两副面孔的女儿无疑是鸠占鹊巢,令人发指!最可恨的当属这个胳膊肘往外拐名副其实的白眼狼加啃老族儿子,竟然让两老回去!到最后两老连门都没进去!

好在有安家天下的小伙伴们给老严夫妇另外寻了铺面让他们不至于露宿街头。安家小伙伴们送别老严夫妇,每个人都表现出留恋不舍和对两人的关心,更衬托出这个儿子有多垃圾!

老严夫妇买房引发了关于婚姻法的讨论:按照法律,这套房子是两老对儿子儿媳的赠与,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一般离婚时会各分一半。[气到吐血升天!]

寄生虫:表姑奶奶

表姑奶奶一家人坏得肤浅、低级,跟潘雨贵这样的人有相似之处。

龚家好心收留他们祖孙三代,他们反倒端起“老爷太太”般的架势来,龚家给了他们优渥的生活,司机保姆的伺候着,还给了不少搬家费。

人心不足蛇吞象,表姑奶一家白白享受了龚家许多好处,不懂感恩还仍不满足。听见老洋房能卖1.5个亿,流氓似地把老洋房当自己家,赖着不走。

表姑奶奶一家就是龚家的寄生虫,他们贪婪自私、不要脸,这些特质和房家真是如出一辙。明明是叫花子行为,伸手讨饭要钱却要得趾高气昂、理所应当,正像徐姑姑说的“龚家过了三代依然兴旺,同样是三代表姑奶奶一家还要去蹭别人工具房,你不觉得可悲吗?”

漂亮女人和有钱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