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英国的中国女生:在这戴口罩就像穿病号服

留学英国的中国女生:在这戴口罩就像穿病号服

时间:2020-03-24 0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5个海外华人眼中的他乡战“疫”)

3月2日,生活在加州的Gigi去Costco采购,看到几乎每个人的购物车内都装了很多件瓶装水,原本储存着大量米、纸巾的仓库式货架也空空如也,“太疯狂了,在这儿生活那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

而在意大利生活了7年的肖畅,也没想到自己因为在乘机过程中关机“失联”,而成为当地新闻主角,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来自“hebei”的她,被误为来自“hubei”……

随着多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多,生活在这些国家的华人、留学生,也不得不直面物价上涨、口罩荒、文化差异带来的质疑等衍生问题。3月初,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身在韩国、意大利、英国、美国、新加坡的多名海外华人、留学生,他们讲述了在当地的所见所闻。

“韩漂”主持人

感冒发热病症全改为电话就诊

韩国疫情概况——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3月13日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累计确诊病例数增至7979例,累计死亡67例,治愈510例。而韩国外交部此前消息,目前对韩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增至119个。

多个综艺节目已暂停录制

自称“老韩漂”的姜丽子怎么也想不到,一场疫情几乎切断了她的收入来源。

在韩国工作八年,平日里她是韩国多文化音乐广播的主持人,同时她喜欢参与各种中韩文化交流的综艺录制来填满“韩漂”生活。疫情发生后,确诊病例在韩国呈指数型增长。2月26日,姜丽子的工作单位下发通知,全体员工每周上班时间由5天变为2天,作为主持人的她更缩短为1天。随后她又发现不对劲,原来她打算报名的综艺节目已经全部暂停录制。另一档已经敲定好的节目,在开拍前两天她又突然被导演告知“担心身份原因取消录制”。对此,姜丽子先是疑惑,而后感到无奈。

国内疫情刚暴发时,因为曾有在湖北武汉上学的经历,姜丽子会通过网络关注着远在国内的当地老同学们。1月20日,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韩国公布,她反而不太在意。几天后,姜丽子还和中韩朋友们在家中欢度了中国春节。

直到2月18日,韩国卫生官员公布一名61岁的“新天地教会大邱分会”女性教徒确诊。此后,这位超级传播者让当地确诊病例暴涨。截至3月1日,卫生官员查出韩国3736例确诊病例中约有五分之三与她有关。远在首尔江南区的姜丽子也注意到这个情况,随后周围商店的口罩开始断货,一些生活用品价格有所上涨。

▲主持人姜丽子正在广播。受访者供图

首尔人觉得“大邱才最危险”

因为受凉感冒,姜丽子曾到医院就诊。然而从诉说病症到买到药品,姜丽子全程没有见过医生。医院规定:“感冒发热病症已改为通过线上电话就诊”。

姜丽子表示,在其居住的首尔江南区“没有大家想象中的恐慌”。周围的健身房、咖啡厅和电影院等公众场所,除了大家都戴着口罩外,看上去人流量并未较以往有明显减少。甚至她的韩国朋友们还想约着来家中拜访。在姜丽子看来,这是因为在当地人看来“新天地教会聚集的大邱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3日表示,随着大邱和附近的庆尚北道新冠病毒危机达到顶峰,韩国宣布对新冠病毒“作战”,政府所有机构进入24小时全面戒备状态。

截至3月8日,韩国确诊的7134个病例中,大邱5084例,首尔108例。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于3月6日表示,境内确诊病例中71.7%与集体感染有关。

姜丽子告诉记者,接下来她和朋友们都打算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利用这个时期,她准备在家锻炼身体和专业技能,希望疫情结束后自己能接到更多工作。

▲韩国首尔江南区一医院门诊张贴的通知。受访者供图

留意大利的女生

“hebei”被误传“hubei” 唐山女孩上了当地热搜

意大利疫情概况——截至北京时间3月13日17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5385例,累计死亡1016例。意大利政府已经加大个人和公共活动的限制范围,自3月10日起全国封城。

“失联24小时”上了当地新闻

研究生肖畅没想到,再回到生活了7年的意大利,她竟然成为新闻头条。

2月25日,在国内登机前,室友在电话中对她说“宿管让你不要回宿舍”。彼时,意大利已经成为欧洲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国家,政府在首次公布确诊病例后当即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出发前4天,肖畅看到当地媒体报道了一名38岁确诊新冠肺炎并可能致5万人受影响的“超级传播者”。

尽管如此,肖畅心底仍然觉得“不至于”。虽然这么想,2月26日抵达意大利热那亚后还是先去了朋友的公寓,然而当她打开手机发现,将近19个小时的行程中,一堆堆邮件和陌生的未接电话不断涌来。原来2月21日,意大利卫生部紧急颁布卫生条例,要求14日内去过中国相关地区的所有人员,必须到当地卫生局(ASL)进行备案并根据指导进行隔离观察并接受监督。通过电话报备后,“失联”了近一天的肖畅根据工作人员指导,在朋友家中进行隔离。

就在第二天,肖畅看到多家媒体报道了一则“一名来自武汉的中国女留学生在失联24小时后被隔离”的新闻。其中无论是飞机行程和火车行程,乃至年龄、学校甚至隔离点的一致性,都与她一致。一旁的朋友看到后惊讶道:“这说的不就是你吗?”唯一不同的是,肖畅是河北唐山人。

好在,一篇报道对此事进行了澄清说明:该留学生来自“hebei”而非“hubei”。尽管肖畅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回想这次经历,她深深感到“跟一个月前不一样了,这感觉都不像是意大利了”。

▲意大利媒体报道中,肖畅“失联24小时”后被隔离。新闻截图

公共场所依然很少人戴口罩

为遏制疫情蔓延,意大利政府决定从3月5日至15日关闭全国范围内所有学校,暂停所有教育活动,并视情况可能延期。因为临近毕业,3月4日,肖畅就读的大学开始实行网络授课,第一堂课上,老师略带羞涩地对着屏幕说:不好意思大家,这是我第一次这样上课,有些不太适应。而屏幕一角的另一名同学笑着回道:“没关系老师,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次,我们互相适应”。

肖畅说,冒险赶回意大利,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尽快回来上课修满学分毕业,“如果疫情像现在这样发展,毕业肯定要延期了”。

然而在大街和地铁等公共场合,很多当地人依然没有佩戴口罩,“在意大利人眼里,只有真的得了病的人才应该佩戴口罩”,肖畅说。几天前,室友告诉她在家附近的公园里,有已经停课的学生们在附近公园里喝啤酒开party。3月7日,肖畅在家中看到,窗户外,两名当地年轻男孩在骑摩托车,当然,没有佩戴口罩。甚至有家长向当地政府申请“不要关闭娱乐场所,不然管不住这些放假的孩子”。

现在,肖畅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家上课或休息,通过网络购买后超市会将生活用品送到家中,每天工作人员会给她打一个电话询问有无发烧咳嗽等症状,“不知道会停课,确实有点后悔回来了”。

▲肖畅正在上网课。受访者供图

留学英国女生

在这里戴口罩就像穿着病号服逛街

英国疫情概况——截至北京时间3月13日17时,英国累计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达到581例,累计死亡10例。英格兰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此前(Chris Whitty)判断,英国出现社区传播的可能性很高。

戴口罩上街被劝去医院

3月5日傍晚,戴着粉红色口罩的鲁冰冰背着书包匆匆走出教学楼,经过学校纺织学院时,她停顿了一下。往常,纺织学院门口的那片人工染色植物前,经常有三三两两的中国游客坐在木制长椅上拍照留念,他们特地来此处找寻张国荣在纺织学院就读时留下的痕迹。

▲秋天的英国利兹大学纺织学院。受访者供图

但现在,不见任何游客在此驻足

鲁冰冰说,在大多数英国人眼里,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否则,会怀疑是在刻意制造恐慌。

她回忆,1月下旬,国内逐渐对疫情产生警惕,英国的许多中国留学生亦察觉到一些危险气息,开始佩戴口罩。前不久,她和另外两名中国室友都戴着口罩上街,在外的一个半小时内,便遇到三拨当地路人上前询问。其中,一个看上去挺和蔼的白人老太太走过来跟她们说,“如果你们生病了就应该去医院,而不是戴口罩。”

后来,鲁冰冰和她周围的中国留学生大多都没有再佩戴口罩,直至3月4日复课,课堂上有八成的中国人都戴着口罩听课。

此外,鲁冰冰在尝试着理解英国人排斥戴口罩的原因。

“我觉得英国人看见街上有人戴口罩,相当于在国内街上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在若无其事地逛街。”鲁冰冰希望英国的不同种族、国籍的人都可以相互理解,包容文化差异,平安度过这次疫情,“也希望英国人抛下成见,友善对待戴口罩的人。”

▲3月5日,鲁冰冰接受采访时戴的这个口罩是她最后一个,已经戴了三、四次。视频截图

一罩难求准备自己制作

鲁冰冰说,中国学生非常了解佩戴口罩的重要性,但现实问题是不论在实体店还是网购平台,都一罩难求,“有一种情况是,你可以在网上拍,但拍下后一直拖着不发货。”

“我现在戴的这个粉红色的口罩,是我最后一个口罩,已经戴过三四次了。”1月下旬,鲁冰冰网购了一批外科口罩,但到现在都还没有寄到。她的许多同学抱怨,在亚马逊、ebay等网站网购到货的一些口罩,并不是合格的三层口罩,好多仅有薄薄的一层。无奈之下,鲁冰冰在网上下单了制作口罩的材料,准备自己动手做一些。

受疫情影响,鲁冰冰和她的室友的生活开销涨了不少。3月1日,鲁冰冰和室友去当地华人超市采购食品,包括两袋鱼丸、90个鸡蛋,32袋方便面、方便粉丝等,共计花费68英镑。

尽管钱包“大出血”,鲁冰冰也没有片刻犹豫,她担心如果现在不囤一点吃的,等过段时间疫情严重了,想买都买不到,“重点是方便面,我觉得还得再买。”

▲鲁冰冰在ebay下单了制作口罩的材料。受访者供图

美国加州华人

超市的米和纸都已售罄

美国疫情概况——截至北京时间3月13日17时,美国已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1600例,累计死亡41例,疫情持续扩大,呈现“东西夹攻”态势,目前美国已有多个州及首都华盛顿特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儿子发烧就诊被紧急隔离

同英国一样,美国疾控部门也嗅到了社区传播的气息。

当地时间2月26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通告了一起特殊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患者来自旧金山索拉诺郡,没有中国旅行史,也未接触过其他确诊患者,传染源不明,是美国境内出现的首例可能因社区传播感染的病例,患者目前在位于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市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医学中心治疗。

2月3日,定居加州11年的Gigi和丈夫带着咳嗽多天且发低烧的小儿子来到萨克拉门托市一家私立医院就诊,“我们经历了惊心动魄的被隔离的40分钟。医生变脸超级快,前一秒还笑嘻嘻的,后面就神色紧张起来,不和我们面对面了。”

据Gigi描述,当医生知晓他们是从中国返美后,马上将诊室门关闭,不准他们出房间,且在门口挂了一个“任何人禁止入内”的牌子。医生则在诊室外与他们进行电话连线,询问了航班起飞城市,离开中国、抵达美国的日期,在中国期间的旅行史等问题。

随后,医生采集了孩子的鼻液,让一家三口在诊室内等待化验结果。中途,孩子想去洗手间,Gigi便带着他走出房间,在过道遇到几个护士,她们立即与他们保持距离,并让他们赶紧戴上口罩,“你如果有需要的话请在房间里面打电话告诉我们,不要不经过同意就出来。”一名护士这样告诉Gigi。

“这40分钟简直太煎熬了。”被关在房间内,Gigi担心万一儿子染上新冠肺炎该怎么办,但丈夫安慰她说,他们是1月15日离开中国的,至今已经过了14天隔离期。大约40分钟后,医生告诉他们可以离开,并道歉说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情况,所以搞得有些紧张。Gigi和丈夫瞬间松了一口气。

▲Gigi1月下旬囤的大部分N95口罩和免洗洗手液已让丈夫带回国。受访者供图

疾控部门不提倡佩戴口罩

从2月29日开始,气氛便有些变化。Gigi说,一打开电视,美国地方新闻台铺天盖地全是冠状病毒,“就像之前的微博热搜一样,没想到现在美国也变得如此不安全。”但令Gigi欣慰的是,疫情出现以来,她和家人并没有遭受任何异样或歧视的眼光,“可能是因为加州华人太多了。”

令Gigi烦恼的是,她没有给两个儿子储备儿童口罩,之前在亚马逊上订的那一单被告知要3月底才有货。

看着美国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数,Gigi心急如焚,为了让孩子能尽快戴上口罩,她在ebay上买了50个从日本发货的普通一次性儿童口罩,预计3月15日到货。下完单加税共146.23美元,折合人民币20元一个,“这不是口罩,这完全是高级布料。”

2月下旬,Gigi儿子所在小学给每个学生都发了一个口罩,但学校发给家长的电子邮件提到,根据疾控部门的建议,不提倡佩戴口罩,建议多洗手,避免去医院,“看到其他小孩、家长都没有戴口罩,我们也没有戴。”

3月2日,Gigi在当地华人超市买菜时发现,白米已经售罄。随后她又去Costco采购,看到几乎每个人的购物车内都装了很多件瓶装水,原本储存着大量米、纸巾的仓库式货架也空空如也,“太疯狂了,在这儿生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

当地时间3月4日,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宣布加州进入紧急状态。次日,Gigi收到儿子学校发来的邮件,告知家长学校已做好了停课准备,若学校社区的学生或员工之后出现确诊病例,或州、当地官员基于疫情原因要求关闭学校,将启动深层清洁消毒工作,暂时关闭学校。

3月7日,Gigi收到通知,6日晚间她居住的Elk Grove区内,有人确诊新冠肺炎,该学区计划从7日起关闭公立学校,直至13日。是否继续延长关闭时间视疫情严重程度而定。

Gigi的两个儿子并不在这个学区就读,所以暂时没有影响,“至今一切如故,学校也没有为进入校园的学生、员工、家长测量体温。”

▲3月初,Gigi到当地Costco超市采购时发现,几乎每个人的购物车里都装了许多件瓶装水。受访者供图

新加坡留学生

防疫等级提升当晚超市人山人海

新加坡疫情概况——截至3月13日17时,新加坡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187例,目前已治愈96例,无死亡病例。

政府疫情通报详细透明

“新加坡现在买口罩很难。”卫娅说。

据新加坡当地媒体报道,自2月1日起,新加坡政府开始发放口罩,总计520万个,每个家庭可免费领取4个,截至2月29日。一开始卫娅以为这批口罩只免费提供给新加坡公民,但后来听说,永久居民、或持租房合同的长期合法居留者都可以领取。

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于1月30日在Facebook上发布言论称,这些口罩供居民在身体不适或就医时使用。理解一些人在不确定时期,囤积口罩等急需物资的行为,但这不会有助于集体防御,“希望新加坡人明白,口罩储备资源的优先供给对象是我们的前线医护人员和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

卫娅注意到,新加坡新闻里宣传的都是,只要没有生病,就不需要戴口罩,“但我还是要戴,我怕。”最近她每晚都会打开灭蚊器,担心新冠病毒的同时亦怕染上登革热,“因为最近也是登革热高发期。”

今年是卫娅在新加坡的第七个年头,大学毕业后她进入新加坡一家银行工作,1月下旬,回中国过完春节后,于2月3日返回新加坡,在公寓隔离了14天。疫情出现后,公司实施周轮班制,上一周歇一周。到岗上班的员工每天可领取一个口罩。卫娅感叹,还好有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没被裁员,已经比很多人幸福太多。

轮到卫娅上班前,她出现了“口罩荒”,线上、线下都买不到口罩,所幸她的一个同事从印度尼西亚买了几箱医用口罩回来。卫娅赶紧要了一盒,解了燃眉之急。

每天早上和晚上,她都会收到一条新加坡政府在What’s app上推送的疫情通报。早上会推送一条相关的新闻、问答解惑、或辟谣。晚上会更新当日的整个疫情情况,比如新增确诊病例、治愈出院病例、未出院病例、尚在ICU的危重症病例等详细情况,“很透明。”

▲卫娅收到的新加坡政府推送的疫情消息。受访者供图

不少行人因疫情缓和放弃口罩

“零死亡率非常难得。”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在读研究生王昱霄说,他记得2月7日是一个分水岭,当天下午,新加坡将国家疾病暴发应对系统级别从黄色提升至橙色。

等级从低到高为绿色、黄色、橙色和红色四级。级别越高,疫情越严重。最高等级红色在新加坡历史上从未出现过,2003年SARS重创新加坡时,死亡率高达13.9%,当时政府的疾病应对等级即为橙色。

王昱霄记得,从7日傍晚开始凌晨,超市里人声鼎沸,民众都蜂拥着抢购蛋、奶、蔬菜、肉类等急需、必备品,“当时已经到半夜12点了,但排队结账还要等一个小时。”

王昱霄能感受到民众的恐慌,但是他觉得这些生活物资附近的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并没有明显减产,“我认为新加坡是不会缺少这些物资的。”

疫情之下,新加坡国立大学将50人以上的大课改成线上远程教学,学校要求学生每日测量两次体温,上报学校网站。进入图书馆,也需要测量体温,图书馆内抽走了一半的椅子,为了拉远学生间的间隔距离。

3月5日,王昱霄告诉新京报记者,最近几天,上街时发现,戴口罩的人变少了。他分析,一方面可能是口罩很难买到,当地民众从2月初就有抢购口罩的现象,另一方面,疫情有所缓和。

3月3日,距卫娅返回新加坡已整整一月,下班后,她戴着口罩去了趟鱼尾狮公园,望着已看过无数次的白色鱼尾狮口中喷出的水柱流入新加坡河。她说,好久没出来散散心了,散心同时,也在考虑未来的生活。

▲3月3日,卫娅去了趟鱼尾狮公园,发现游客都没有戴口罩。视频截图

“这次中国的疫情防控真的让我很吃惊,大家很团结,自觉响应号召,不出门。人与人之间也能感受到许多关心和温情。”卫娅在考虑等疫情结束,寻找机会回国发展。

(应受访者要求,肖畅、鲁冰冰、Gigi、卫娅均为化名)

英媒介绍韩国抗疫战术:每天检测2万人24小时运作

韩国新冠肺炎的“疫情风暴”暴发于2月18日。当日,一名新天地大邱分会信徒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韩国的疫情防控战的走向从“严防死守”的景象转向大规模暴发。

英国专家:大多数人感染新冠肺炎可获得群体免疫力

12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英国应对疫情的政策将转向“延迟疫情蔓延”阶段,并采取比意大利等欧洲国家更温和的措施。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