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仅有的一对:一见钟情却分手 50年后再相逢

民国仅有的一对:一见钟情却分手 50年后再相逢

时间:2020-03-24 0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 说历史的女人——第1183期 )

爱情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一个人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决定另一个人的一生。这不是传说,过去有,现在有,未来可能还有。但民国时的这一对,可谓其中的典型,也是民国所有痴男怨女中仅有的一对: 他们一见钟情却分手,50年后再相逢,然后结婚相濡以沫十二年,如此爱情,堪称千古罕见!

(一)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都说一见钟情式的爱情不长久,但本文的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偏偏就开始于一见钟情。

有点像《泰坦尼克号》的故事开头。不,是《泰坦尼克号》模仿了它。尽管泰坦尼克号的故事发生在更早的1912年,本文的故事发生在1924年;但杰克和露丝的故事是1997年才虚构的,而本文的故事是真实发生的。

1924年,在通往英国的一艘客船上,一位站在甲板上的少女因为晕船,吐了起来。尽管她还有一位女伴,但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伴显然也没有任何乘船的经验,她也显得不知所措。正在尴尬之时,一位男士快速前来,扶住了将要晕倒的少女,从容地帮她们处理了这期突发事件。

从此之后,这位晕船的少女就和这位青年男子有了一生的不解之缘。

她是一位标准的名门闺秀, 即晚清名臣李鸿章的外孙女张茂渊。 她1901年出生于直隶丰润(今河北唐山),其父张佩伦也是清末名臣,曾官至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李鸿章因欣赏他的才识,才把女儿李鞠耦嫁给他的。

张茂渊两岁时,她的父亲张佩伦就去世了,她的母亲终身未再嫁人,带着她和仅有的哥哥生活。她的哥哥张志沂就是民国著名才女张爱玲的父亲, 所以张茂渊是张爱玲的姑姑。 那天和张茂渊一起在船上的那位女伴就是她的嫂嫂,即张志沂之妻,张爱玲之母黄逸梵。

尽管自幼丧父,但张茂渊家仍然是十分富有的。她长相不俗,十分聪慧,而且胸有大志,在国内上学已经不能满足她了,便有了出国留学之志。在她家,她几乎是完全碾压其张兄张志沂的。张志沂自小娇生惯养,吃喝玩乐,不干正事,兄妹俩共同语言不多。张茂渊倒是跟她的嫂嫂黄逸梵情投意合。后来张茂渊到英国留学,她的嫂嫂黄逸梵去陪伴她,其实也是趁机摆脱胸无大志的张志沂的。

那天在船上,她们碰上的那位绅士一样的男子叫 李开弟 ,时年25岁。他刚从上海交大电机专业毕业,也是到英国留学去的。他们在船上度过了几天美妙的时光。当时的李开弟才俊风流,通晓英语,经常站在船头用英文朗诵拜伦的诗歌,这让张茂渊大开眼界,十分崇拜,浮想联翩;当然,李开弟对清秀而贵气的张茂渊也十分爱慕。不过这对东方的青年男女还是比较矜持的,不像杰克和露丝那样很快陷入不能自拔之境。

一到英国后,张茂渊和李开弟就分开了。张茂渊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就读,而李开弟到利物浦大学读硕士。二人相距较远,几乎不再往来。为什么他们一见钟情却分手?

(二)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三年之后,张茂渊和李开弟学成之后相继回国。这时张茂渊已经26岁,在那时已经是绝对的大龄剩女了,可她不顾母亲的催促,毫不在意自己的婚事。 做为名臣李鸿章外孙女,她有钱有貌,又留过学洋,自然受到许多权贵子弟、青年才俊的追逐,但她谁也不感冒,最后仅嫁了一个80岁的老头。 那么这个老头是谁?为何非他不嫁?

张茂渊和李开弟在英国时几乎不再往来,通信也很少,只是保持普通的朋友关系。为何?因为东西方人是有区别的,如果是西方的男女,一见钟情之后,大都不会顾忌那么多,很快会陷入恋爱之中;而东方人因故有的矜持,特别是在那个时候,则往往会令双方保持一定的理智。他们会考虑其他一些因素。比如那时候的李开弟,之所以没有放得开,是因为他出国之前家里已经给他订了一门亲事;而且还有张茂渊的家世问题,毕竟李鸿章是个很有争议是人物,跟他的后人联姻是应该谨慎的。

所以张、李二人都没有迈出那关键的一步。不过张茂渊开始了她一生长久的“孤单思念”……

回国后,李开弟就遵从父母之命跟他的未婚妻夏毓智结婚了。张茂渊则保持理智,跟李开弟仍然是朋友关系。而且在李开弟结婚时,重情义的张茂渊还为他做了婚礼的女傧相 。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跟别人结婚,张茂渊心中不嫉妒、羡慕那时不可能的,不痛苦也是不可能的。

但她只有默默地擦干眼泪,祝她的爱人新婚幸福。成全别人,也许是爱的一种更高的境界。

但在她心中,一直保持着对李开弟的单相思,心中永远为他留着一个位置。“我会一直等你,若今生等不到你,我等待来生。”这是张茂渊曾经对李开弟说的话。她要守信。

张茂渊是个独立性很强的女子,她坚信不靠男人,只靠自己的力量也能活出精彩;再者,如果遇不到她真正喜欢的男人,她绝对不将就把自己嫁出去;而她又相信,她今生唯一喜欢的人就是李开弟! 所以,得不到 李开弟 ,她宁可终身不嫁。

张茂渊开始了她的独身生涯,这一坚持就是55年。

既然自己养自己,张茂渊就绝不含糊,这一生她进行了多种职业的尝试,每一种工作都干得有声有色。当李开弟去香港工作时,张茂渊在上海奋斗。尽管祖上给她留下了丰厚的财产,但她要考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她开始到洋行当职员,又当过电报员,后来又当过电台做广播员,成为中国第一代女主播。

尽管她的工作薪水很高,但她并不满足,因为她不差钱,她需要有意义的工作、于是她又到戏院去为国外原版影片做现场翻译,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女性“同声传译”。凭着过人的才干,她被大光明戏院的总经理聘任为机要秘书,在这个岗位上干了十年。她成了一个标准的独身职业女性,活出了自由和精彩。

后来张爱玲在《姑姑语录》里回忆张茂渊对妇女职业的态度,她曾这样说,“像我这样没有家累的, 做着没有称心的事,愁眉苦脸赚了钱,愁眉苦脸活下去,却是为了什么呢? ”

所以张茂渊拒绝愁眉苦脸。哪一件工作不称心了,走人,这叫一个潇洒。像当电台主播这事,即便现在也是多少青年男女羡慕的职业,那时张茂渊做这个工作时更吃香,因为那时还是男人的天下,女主播可谓凤毛麟角。她的薪水高得令人咂舌,每月几万元,而她只需每天工作半个小时。搁现在有这美事,大家还不打破头争抢啊。可是她却辞职了,理由是:每天坐在那里说半个小时没意思的话,太没意思了!

她还自己做过投资,炒过股票,甚至买过法币保值等。她炒股票时,曾输掉万贯家产,但她却一笑了之,淡然对待。

对于生活和工作,张茂渊讲究质量;对于爱情,她更是如此。除了她的意中人,她拒绝所有人的追求。

(三)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我们知道,自恃才高的张爱玲一生孤傲,但她对姑姑张茂渊却十分钦佩,因为在张爱玲母亲出走之后,姑姑对年幼的她有诸多照顾,并且在人生和爱情方面对她多有指点。

比如她曾理智地告诉张爱玲,让她远离胡兰成:“男人往往只是看重你外在的东西,他们只是活动的精虫,最后还是会离你而去的。”后来胡兰成当了汉奸,果然抛弃了张爱玲,如果她当初听了她姑姑的话,她的爱情生活就不会那么悲催。

张爱玲18岁时,要到香港大学读书,张茂渊便委托在香港的李开弟做侄女的监护人。李开弟从此像父亲一般地照顾张爱玲,也正因此,李开弟才被张爱玲喊了一辈子的Uncle K.D。

后来李开弟从香港回到上海,张茂渊再度见到了他,此时的她已经44岁。她尽管一直没有忘记对方,但仍和他保持着纯洁的友谊。做为一个独立女性,她不愿打扰对方的家庭,只是把自己的一份浓情压在心底。

她经常到李开弟家,跟他的孩子们玩,甚至教他们读书学习等。李开弟夫人夏毓智起初对她也存戒心,但后来看她心怀坦荡,便索性放开,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他们夫妻还经常同张茂渊一块出去吃饭、喝咖啡。

就这样,张茂渊一直不远不近地关注着李开弟一家,关注着自己的挚爱。张爱玲和姑姑同住长达10多年,对张茂渊十分了解,她曾透露:“姑妈一直珍藏着一块淡红色的披肩,如珠如宝,外人是动不得的。”这条披肩,正是那年张茂渊和李开弟在轮船上邂逅时,他为她亲手披上的。

是啊,“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转眼到了1965年,李开弟妻子夏毓智病重住院,在医院度过了她人生的最后岁月。做为她的密友,张茂渊当仁不让,到医院陪护夏毓智,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让后者极为感动,越发对张茂渊视为知己。

夏毓智临终前拉着张茂渊的手,说出了藏在她心中多年的话。说她早知道张茂渊和李开弟是有恋情的,但爱情是自私的,她对自己没有“让”出李开弟而感到歉疚;但她对张茂渊没有插入他们的婚姻而感到幸福,她非常感谢对方的豁达。同时,她也非常佩服张茂渊对李开弟的一往情深。

最后,夏毓智含泪嘱托张茂渊:“ 我将不久于人世,我过世后,希望你能够和 李开弟 结为夫妇,以了结我一生的宿愿,否则我在九泉之下会死不瞑目! ”

一生洒脱坚强很少流泪的张茂渊再难抑制自己的感情,她流着眼泪郑重地答应了对方。 而此时的张茂渊已经64岁,她两边染霜,她将如何面对自己的余生呢?她真的会遵从夏毓智的遗嘱吗?她真的还会同李开弟有结果吗?

(四)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要说,夏毓智离开之后,张茂渊可以释放自己珍藏在心中已久的爱情了,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不久,中国进入特殊历史时期。李开弟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儿子被逼自杀了,他被批斗,下放到乡下劳动,还到弄堂里打扫垃圾,疲惫不堪的他似乎已经进入风烛残年了;而出身清朝贵族的张茂渊的处境也很不好,她也曾被抄家,去干打扫厕所等脏活。

患难显真情。在那苦难的日子里,张茂渊并没有被困难所吓倒,因为她心里有爱,她相信爱可以战胜一切。她默默地关注着他的开第,尽管他已经不是当初的翩翩少年,但他仍然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她要让他知道, 我用一生在等你,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终于,张茂渊不顾别人的风言风语,走向了李开弟。她对他悉心照料。她用那双曾经弹钢琴的手帮李开弟做家务,洗衣做饭,帮他干又脏又累的活。两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互相照料,互相安慰着。